+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鉴定法规 | 法医临床 | 林业物证 | 法医病理

文痕鉴定 | 医疗过错 | 亲子鉴定 | 鉴定知识 | 鉴定文书 | 经典案例 |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联系地址:福州市仓山区闽江大道246号武夷国际城10栋2楼
联 系 人:颜先生
电话:0591-87276368 15306020364
传真:0591-87276368
E-mail:1691620703@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 中闽司法鉴定 >> 经典案例 >> 正文
老人看守所猝死深圳警方正式回应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99    更新时间:2011/4/8
      11月24日晚,关押在深圳福田区看守所的63岁男子张文突发急病,送医后于次日凌晨0时50分死去,医生会诊结果为猝死。     张文死后,他的小儿子张欣不住为父喊“冤”。一时间“63岁老人看守所猝死”的帖子和相关报道,在网络上引发了广泛讨论。

    而另一方面,福田警方也表示为难——— 要想查清真正死因,必须尸检,然而家属在这个问题上一直不能达成一致意见。

    此前张文的家属曾多次接受南都记者采访,彻谈了他们的看法和疑问;昨日,福田公安分局指挥处也接受了南都记者长达2个多小时的专访,对张文猝死前后家属和媒体的质疑做了详细解答。

    老人为何被抓?

    据了解,张文是湖北省蕲春县人,退休后住在深圳。去年11月30日,张文因涉及“合同诈骗案”,被福田警方抓获,随后被关押在福田看守所。

    这宗“合同诈骗案”涉及5个被告,另外4人分别是张文的大儿子张鹤、张鹤的前妻魏继红、魏继红的侄子魏晓鹏,以及张文的女儿张芳芳。

    福田人民检察院提起的《起诉书》中显示,2008年8月12日,魏继红将其与儿子张某共有的一套位于福田区的房产转到魏晓鹏的名下,8个月后,一位施女士欲以155万元购买上述房产,并向魏继红支付了2万元定金。

    由于该房产仍有按揭贷款没有还清,魏继红便让魏晓鹏与深圳硅银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硅银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及楼宇转按揭委托担保协议,由硅银公司提供赎楼款116万元人民币。2009年5月8日,硅银公司将116万元赎楼款转入指定银行账户,为魏继红还清了按揭贷款。

    然而3天后,湖北省蕲春县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来到深圳,将这套房产查封,随后又下达一份《民事调解书》,称魏晓鹏欠张芳芳借款本息共计155.6万多元,他们双方经调解达成协议,魏晓鹏自愿以其拥有的那套房产作价抵偿这笔欠款。

    买主施女士和担保公司认为魏继红等人合伙诈骗,均有报案。福田区香蜜湖派出所随后介入此案,魏继红等4人相继落网。2009年11月30日,张文在福田检察院为儿子张鹤递送申诉材料时,被香蜜湖派出所的办案民警带走,随后一直关押在福田看守所。

    家属

    抓老人是为要挟家属还钱

    张文的小儿子张欣回忆说,就在张文被抓后不久,香蜜湖派出所的办案民警李学军单独约见了他。“李学军要我拿出130万元人民币交给硅银公司委托的第三方,来‘摆平张鹤这件事’,他还说知道我跟哥哥张鹤的关系不好,‘如果只是张鹤犯了事,你可以不管,但你爸爸也牵连进来,你总不能不管吧?’”张欣说,他当时坚信父亲跟案件没有关系,“相信法律也会给他一个公道”,因此当场拒绝替张鹤交还那130万元。

    张欣说,此后他又接到了李学军刑警的电话,被告知“你过来深圳,我可以约我们罗所长跟你见面,事情还可以解决”,但当李学军约好罗所长并通知他“速来见面”时,他正好出差在外未能及时赶来深圳赴约。数天后,张欣再次接到了李学军的电话“你爸被批捕了”。

    张欣据此怀疑,警方带走张文的目的并非认定其真的有罪,而是有人在以此逼迫张欣拿钱“赎人”。

    警方

    程序合法,民警曾劝家属退赃

    福田公安分局指挥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抓捕张文因为张文涉嫌合同诈骗,福田警方在抓捕张文的2个月前,就曾发布过网上追逃令,因此只要知道了张文的下落,随后都可以对其实施抓捕,而不限于他当时是否在检察院送材料。

    张文为何涉嫌合同诈骗?该负责人表示张文当时为蕲春法院的虚假诉讼提供诉讼保全担保,虚构张芳芳向魏晓鹏借款,并亲自为该虚假诉讼申请立案、诉讼财产保全,明知虚假诉讼而积极参与,为被告人张鹤、魏继红的合同诈骗行为提供帮助,其行为亦应以合同诈骗罪论处。

    至于李学军对张欣单独说的那些话,该负责人表示张欣可能在理解上存在偏差。他表示公安系统的法纪严明,办案民警是不会“要挟”家属还钱给担保公司的,而只是建议张欣为哥哥和父亲协助退赃,以争取法律从宽处理。至于最终正式批捕张文,也是根据公检法系统的正常程序,而不是一个民警或者副所长所能决定的。

    为何不能取保候审?

    据张欣介绍,他此前在几次庭审时见到父亲身体状况不佳,曾和张文的辩护律师不下于20次为老人申办取保候审,但始终未获批准。

    张文死后,福田看守所提供的病历等资料也证实,张文在押期间曾5次被送院治疗,其中一次还被送到康宁医院住了十余天。

    家属完全符合取保候审条件

    张欣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列举了规定的多个取保候审条件,他认为张文至少符合其中的两条。其一为“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行较重,但在采取取保候审时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且没有逮捕必要时,应当采用取保候审”,另一条为“应当逮捕,但患有严重疾病,不宜羁押的,诸如因患病,生活不能自理的,可以取保候审”。

    警方 病情未达不宜关押标准

    福田公安分局指挥处表示,张文由于年龄偏大,并且患有高血压、癔病,在被关押期间,福田区看守所一直对其予以特别照顾。医务室医生每天巡诊,发放药物,发现稍有不适即送医院救治。其在关押期间家属曾向公安机关申请取保候审。因其病情尚未达到不宜关押标准,涉案案值巨大且赃款未追回,不符合取保候审法律规定,故侦查机关未予批准。  

    真实死因是什么?

    据张欣描述,张文尸体的脸部略显浮肿、苍白得发青,眼睛还没闭上,嘴巴也张着,左鼻孔处有尚未变乌的血迹,胸口位置还有大片淤青。而据梅林医院的当班医生透露:经过会诊,死因诊断为冠心病猝死可能。

    家属请第三方机构验尸未获批准

    前日下午,张欣夫妇再次向南都记者爆料,称一名从福田看守所出来的在押嫌犯告诉他们,张文老人在猝死前曾多次晚上不舒服,按呼叫铃却没人应,看守所的监管还说“这么晚了也没法送他去医院”,“反正死不了”之类的话。

    张文的家属还向南都记者提供了此人说话的录音,记者注意到,这位爆料的嫌犯早在张文猝死之前已经离开看守所,其是根据看守所一位相熟的监管人员的说法才向张文的家属爆料。

    张欣认为父亲之死另有蹊跷,因此提出外请第三方机构为张文做尸检,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福田检察院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检察院认为,依据相关规定,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技术处法医具有鉴定资格,可以进行尸检,因此对张欣提出外请的三家机构法的要求决定不予受理。

    而在12月7日,福田公安分局给家属们下发了一份正式的红头文件《告知书》,称分局已按家属们的书面要求,聘请了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技术人员拟对张文尸体进行解剖检验。

    警方 希望家属配合办理尸检手续

    福田公安分局指挥处否认了张文死前按门铃未被理会的说法,其表示“从看守所里出来的人”的说法有待核实。况且看守所内有完整的监控视频,将择日向南都记者出示。

    该指挥处表示,“猝死”是医疗部门的用语,警方目前初步调查的结果为“正常死亡”。而具体的死因,则需经过司法鉴定中心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

    指挥处称,其实警方此前曾多次口头催促死者家属签字进行尸检,但家属一直拒绝签字,并要求警方以书面形式告知,警方7日下达正式的书面文件后,但家属仍拒绝签字。其表示希望家属配合警方的工作,早日为张文的尸体办理尸检手续。

信息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条信息:

  • 下一条信息:
  • 2012-2021 版权所有 @ 福建中闽司法鉴定所
    http://www.fzsfjd.com Email:1691620703@qq.com 闽ICP备09023914号-10
    联系地址: 福州市仓山区闽江大道246号武夷国际城10栋2楼 联系人:颜先生 电话:0591-87276368 15306020364 传真:0591-87276368